卖地收入断崖式下跌,地方财政告急,债务窟窿堵不住了怎么办?

很多地方政府其实依然没有了更好的筹钱方式,只能靠卖地,换句话说以前卖地对地方政府很重要,现在更重要了,受到土地出让萎靡的影响,一季度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3,842亿元,同比下降25.6%中央政府性基金。同比下降26.5%这就是直接后果,而财政是用来保障社会健康发展的根本,财政收入的大幅度减少,有着非常可怕的后果,最严重的就是。腿走路一条腿是一般预算收入。工资维持三保的也就是保民生,保工资保运转,涵盖的是地方上最基本的运转需求,解决的是地方的生存问题,这一部分很多时候都得等抗药,所以经常出现资金短缺的现象,而另外一条腿。收入是政府真正能自己支配的,想办事基本上就指望这个解决的是地方的发展,问题甚至有时候还要事先补贴,一般预算收入的不足,还有地方上。进行旧产业的升级,这些钱都得从外地当中获取,即便是地方偷懒,不想搞失业,可搞投资也得花钱我们想想为什么以前一些地方性的企业能活得这么潇洒,太多的话就不说了,这些企业如今也面临着严重的经营危机,急需输血,那些投资给外面的资金回不来也会变成亏空,如今土地的收入减了那么多,这些空档都填不上了,这就类似于庞氏骗局,如果没有新资金入账,那么以前的亏空就会爆发出来,现在已然初步爆发了,我们已经发现全国不少地方的公务员,教师卫生院这样吃财政的岗位拖欠工资了,四川的公务员据说上一年的奖励性工资过了一年公务员甚至下班开专车送外卖,耐人寻味的是欧总说工作时间之外搞这些副业原则上不违法,这就是一种默认的态度,毕竟中央也知道。这些做什么再往下发展后果不堪设想,就说个最现实的,现在还要面对防疫的要求,那些志愿者医护人员不断加班不断支援,各个地方都是需要钱的,一天好歹也要200块,不然根本找不到人,现在有些地方就是让编制内的人顶上,不用给加班费,但是人手始终是不够的,志愿者是一定要招收的一个疫情安全岗位,即使两个人换班管吃管住,只要有20个入口,一个月就得50多万,这只是找人的成本。防疫物资的钱呢,这么重的负担,财政还有钱才怪了,但为何诸多地方。上级财政部门却说自己没问题,这就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了,手段其实不复杂,就是把一些政府性基金或者专项款等暂时无法使用的资金转移到财政的账上面充门面,这些钱是不能用的,那么为什么不上报?压下去绝不能让问题爆发出来,加上其他地方也没喊穷,也没喊亏空,那么自己就更不能这么做,不然显得自己无能,于是亏空越攒越多,后来者要面对的火坑越来越大,而地皮越卖越少,后面的人越来越着急,显然各地已经患上了严重的土地依赖症,除了外地已经没有其他好办法,2021年。土地财政依赖度超过140%南京武汉,广州,西安,贵阳,南宁的土地财政依赖度也都超过了100%,也就上海北京,广州。没那么依赖土地财政,毕竟他们集中了诸多的资源,能玩金融,投资其他的小城市,产业单薄能级低,周围可吸附的资源太少,离开了外地根本玩不转,这群人除了麦地发行地方债券之外,基本什么都不会,现在政策下来限制,外地还不许地方债上升,中央又不兜底地方债,知道地方债现在什么规模吗?地方债务余额。这不是亏空多少的问题,这是还几辈子都还不清的问题了,为什么卖地皮?楼市稀烂,惨不忍睹,房产成交和土地市场向来生死相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商品房销售面积为三万一千零四十六万平方米,同比下降13.8%,其中住宅销售面积下降18.6%,商品房销售额为。下降22.7%,住宅销售额下降25.6%,这是最重要也是较容易掌控投资就更难以提振了,老百姓不买房的原因有这么几个,首先是大家还在观望楼市,觉得房价还能继续降,即便有钱买也不会做冤大头,其次是房企不断倒闭劝退买了现房大楼盘有债务纠纷,导致自己搞不到产权证,没有产权证,上户口小孩入学通通都成问题,本来这几样需求就是人们买房的动机,现在全部性不通,那还买什么房子,最后一点就是大家收入都在减少,由于疫情的影响,各行各业都不好做,不是裁员就是降薪,很多人因为供不起房子而断供,搞到后面被法院收回房子,首付给了银行贷款也跟着还最后采访两空,这个浪潮不断汹涌,大家都怕了,毕竟现在有能力买房子,不代表后面有能力保持现在的收入,最讽刺的是普通人收入最高的群体应该是互联网行业这些人才有能力消费,但是这个行业的裁员却有最频繁。一整体消沉了,下去房企当然没钱拿地了,土地流拍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南京做。一周三次救楼市,但是二十宗地皮流拍了,六宗流拍率是30%成交的14种地皮国资房企成为主力,看明白没有?地方城投也跟进了,但还是不能完全搞定卖地收入断崖式下跌,地方财政告急,债务窟窿堵不住了怎么办?,央企国企也就罢了地方,城投的钱从哪里来?还不是地方政府整合当地资金进行的投资嘛,左手换右手,房子卖了,地方直接得钱,这就是他们一直做的事情,但如今行势变差,他们不可能全部覆盖,在更小的城市流拍现象更严重,因为地方没钱,国企央企也觉得那里没有发展的空间不会出手,比如东莞闽南。工地8,宗地皮六宗撤牌由牌75%,国资包打二中,福州流派33%,合肥流派25%,武汉流派14%,程度流拍12%,这还只是一开始呢就没兜住,后续还能兜得住吗?没有民间资本参与的楼市只会更加的沉寂,本来还有人说什么。限制了,那么有钱也买不到房子了,现在看来真是多虑了,这点地皮都搞不定放多少,地皮又有什么用,除了没钱拿地。这么早楼市的冷淡是肉眼可见的,一手房在旺季的时候比淡季还惨,二手房的惨淡也不慌多涨卖不出价钱,挂牌量飙升,短时间内市场的预期非常不乐观,大政策上面没有太多的松动,有钱的房企或者是资本自然不会下手,再说了,土地的价格其实仍然在高位溢价太多,买下来不划算,如今建造的成本这么高,利润空间太小了,用人成本在飙升,工人很多比钱多了,不少建筑材料也涨价,沙子石头水泥都在成倍上涨,但房价又这么低,谁还会入局买地皮顶着这么重的债务,地方政府以后都要过苦日子。

关于作者: 基金

为您推荐